兰兰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兰兰文学 > 租赁关系 > 第15章

第15章

沈奇煌目送著他的背影,直到房东掩上了房间的门,回头看了他一眼:

「反正你也没办法不管我不是吗?就像你没办法不管淋雨的小孩子一样。你也没办法眼睁睁看著我每天到小七骗吃骗喝对吧!我满足了我的食欲,你满足了你的照顾欲,说穿了谁也不欠谁,我说的对吧,沈老师?」

沈奇煌看著房东的门在他眼前关上,一滴泪也没有落下,只是静静地看著漫延客厅整面墙壁的彼岸花。

两个月之後,一个青年走入了施工中的大门。

「你好,我看到了了租屋板上的广告......」

青年有些迟疑地探头看了屋内一眼,四处是零散的油漆罐,地上还有施工未完成的木条。他只好跨过这些东西,往一样在施工中的客厅走去。

「我叫做方应华,呃,请问......你是房东林先生吗?」

客厅面对落地窗的那面墙前,一个身影谨慎地拿著油漆刷,在墙上作画。墙底已经全上了一层白色的底,在上面作画的,则是个纤瘦修长的男人,他上身赤裸,肩膀上都是油漆的颜料,他的眼神异常专注,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眼前这面墙一样。

青年发现他画得是花,是向日葵,整面墙的向日葵,迎著傍晚的夕阳闪耀著青春的光芒,青年从来没有看过这麽生动的向日葵,就像要在墙上活过来一样。他忍不住开口:

「请问......」

「嘘,安静!现在正在紧要关头!」

作画的男人却这样对他说,他连头也没有回,安静地在向日葵的花心上勾勒出最後一笔馀辉。然後歪了歪头,又在优美的花茎上补了两笔,这才退开两步,对著满墙盛开的向日葵满意地笑了:

「好了,这样就完成了!」

男人转过头来,看著身後同样也看呆了的青年。他对著他笑了一笑,把擦汗用的毛巾拿过来披在肩头,随意地擦了两下,坐在半完成的电视柜上看著他:

「你就是王应华?那个启聪学校的老师?」

「啊,是的。你是房东林学航先生吗?」

「对啊,叫我学航就可以了,或者叫我的英文名字Richard也可以。你和我想的不一样呢!」房东露出迷人的笑容。

「不一样?」

「嗯,我本来想,启聪学校的老师,应该看起来更有爱心才对。」

「我看起来没有爱心吗?」青年苦笑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