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兰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兰兰文学 > 开动物园后我成了星际万人迷 > 第 37 章 还缺人吗

第 37 章 还缺人吗

这可能是白羽这辈子有史以来最失态的一次。

?晗煜夙染的作品《开动物园后我成了星际万人迷》??,域名[(.)]???。?。??

()?()

就算看见自己的精神体在动物园里表演,白羽也只是觉得丢脸,最多有些没脸见人的羞赧,还能保持一定冷静,来找迟星牧商谈。()?()

但看见狮子现在的模样后,白羽整个人差点崩溃,泪水夺眶而出,如坠冰窟。()?()

助理这会还没反应过来,对着狮子瑟瑟发抖,直到白羽一把拽下头上的围巾,哽咽着朝狮子走去,才发现事情好像超出了他的想象。()?()

“林加……”白羽抖着嗓子:“你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
骨瘦如柴,眼神灰败,别说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荣誉骑士,就算从街上随便拉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出来,也比现在的林加更有朝气。

听见那声林加,狮子条件反射地动动爪子,眼里闪过一丝疑惑,等白羽掀开围巾时,那丝疑惑变成惊恐,瞳孔剧烈收缩,在助理警惕地目光中猛地后退,白羽伸手想拦,但狮子根本不给他拦住自己的机会,动作虽然慌乱,但速度极快,几乎是夺路而逃。

“这——”

助理懵了,狮子和他们面对面,怎么先跑的是狮子,再一看身边的白羽,脸色灰败,摇摇欲坠,如果不是自己拦着,就要拔腿去追狮子。

助理心里一慌,没听见白羽刚才喊狮子的那句林加,还以为自家好好一个歌星,被狮子吓出什么毛病了,忙拉着白羽的胳膊喊:“小羽冷静,一定要冷静啊小羽,你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了吗?找精神体,找你的精神体呀小羽!黄鹂还等着你带它回家呢!”

“你说的对。”

白羽闻言缓缓抬头,露出一双赤红的眸子,短短几个呼吸,他的眼睛里竟然爬满血丝,明明应该是激动、恐惧或失去理智的模样,他的声音却诡异的冷静,甚至可以说是冷漠。

“我还有黄鹂——”

助理身体猛地一颤。

他印象里的白羽,性格开朗,为人善良,虽然有时候表现得脾气差了些,但也是会对女生温柔说话的男人,但眼前这个白羽,冰冷、无情,如一柄出了鞘的锋锐尖刀,让人仿佛触摸到冰冷与死寂。

才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,助理呼吸凝滞,松开白羽的手臂,忍不住向后退了半步,浑身冷汗涔涔。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与自己搭档快十年的男人。

白羽没有理会助理,目光冰凉如水,满心满眼,都是刚才瘦骨嶙峋的狮子。

他心里打定主意,一定要为林加讨个公道。如果是这动物园害了林加,囚禁了林加的精神体,那他白羽,一定会用最残酷的手段,让这里所有人都付出代价。

普通人无法察觉的精神力量,以白羽为中心向四周散开,穿过助理的身体,穿过走廊的空间,穿透了楼梯与房间之间的墙壁,来到黄鹂身边。

在接触到黄鹂的刹那,那股精神波动猛地翻涌,黄鹂眼中青光一闪,看了眼正在做饭的迟星牧,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原地。

迟星牧对此一无所知,全神贯注地盯着锅里的食材。

西崽现在身体弱,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吃,

多睡,多运动。迟星牧再怎么能干也是个人类,没法整天陪着西崽运动,只好在吃和睡上下功夫。()?()

按理来说,像狮子这种大型动物,每顿能吃几十斤肉,吃一顿能管几天,不需要像现在这样顿顿都喂。

?本作者晗煜夙染提醒您《开动物园后我成了星际万人迷》第一时间在.?更新最新章节,记住[(.)]???&?&??

()?()

但迟星牧想着西崽来动物园之前绝食很久,肠胃相对虚弱。突然间大量进食,身体可能承受不住,索性自己稍费点事,按少食多餐的法子,给西崽慢慢进补。()?()

饶是猫饭简单,每天做几顿也是个体力活。所以迟星牧除了在正餐时会带上其他动物的份量,其他时候都只做给西崽自己,煎炒煮炸,蒸焗焖炖,一天几顿变着花的弄,才两天就喂得狮子胖了一斤。()?()

对于迟星牧这种明目张胆开偏心的行为,其他动物都没什么意见,就连一贯霸道的雪豹都表现得特别大度,最多在迟星牧给西崽开小灶的时候过来扒扒锅沿,向迟星牧讨几块肉吃。

上好的野山鸡里,掺了些山笋,菌干,又加了大块的牛棒骨和提前焯过水的猪皮,煮出来的汤汁颜色奶白,很适合给孱弱的狮子补充营养。

自打西崽来了动物园,黄鹂在林区里待着的时间都少了,这只平时喜欢在游客面前表演才艺的黄鹂,仿佛找到了比唱歌还重要的事情,每天一到饭点就来找迟星牧,也不偷吃,也不捣乱,就老老实实蹲在迟星牧肩膀上看他做饭,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西崽,如果哪一顿西崽能比平时多吃几口,就会高兴很好长时间。

迟星牧搅着汤,西崽从门口跑进来,都是成年的大狮子了,看见迟星牧时竟然委屈得呜了一声,钻进迟星牧腿边,怎么都不肯抬头。

迟星牧有些奇怪,在他的印象里,西崽不是喜欢撒娇的性格,相反还有些清冷和腼腆,被迟星牧摸摸脑袋都会害羞很久。

“怎么了,西崽?”迟星牧拍拍狮子脑袋,收获更加委屈的一声,放下汤勺想仔细问问,门外,有人敲门。

“你好,请问是迟园长吗?”

来人一身白衣,长相俊美,声音清朗,温润如泉水般好听,迟星牧愣了一下,隐约觉得这人有些眼熟。

“你好,我是迟星牧。”迟星牧应了声,想起腿边趴着的西崽,忙道:“这是我们动物园里养的狮子,性格温顺,不咬人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迟星牧的错觉,他似乎从这一声中听出了些许哽咽,话:“它看着就很温柔。”

今天的事情多少都有些奇怪。迟星牧看看西崽,又看看男人,道:“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说?”

男人没什么意见,等着迟星牧带路,迟星牧看了眼锅,问:“介不介意我先喂下狮子?”

“不介意。”男人忙道:“您尽管喂,别耽误了林、它吃饭。”

迟星牧点头,拍拍西崽的大头:“乖乖,往旁边点站,给你倒汤喝。”

从男人进门开始,西崽就没抬头,闻言更是怂成一团,爪子在地上刨了半天,挪出去一小步。

迟星牧:o(≧▽≦)ツ~

“见笑了,西崽有些害

羞。≦()_[(.)]≦?≦?╬?╬≦()?()”

迟星牧解释了句,麻利地忙碌起来,连肉带汤七八斤重的大锅,被他轻轻松松端下灶台,西崽睡醒后吃了点东西,现在还不算饿,迟星牧捞了三四块大肉装进盆子,又开始一勺一勺地舀汤:“这顿咱们吃清淡点,给你捞了点山笋和小蘑菇,都是咱们动物园里种的,吃着对身体可好了。()?()”

“还有这汤,我炖了快半个小时,精华都在汤里,慢点吃,不许剩,好么?()?()”

迟星牧说一句,狮子就低低地应一声,好像能听懂似的,这一幕在外人看来可能会很滑稽,但在白羽眼里,如果能让这一幕继续下去,他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。

想到黄鹂记忆里的画面,白羽眼眶湿润,又在迟星牧看过来之前迅速擦掉,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,道:“你们的感情真好。()?()”

好得让他这个竹马,都忍不住有些嫉妒。

果然,他这边话音刚落,狮子的背影僵住,有些心虚地回头过来,对上白羽的眼睛的瞬间歘得扭回,尾巴在地上心虚地扒拉一阵,圈住自己的爪爪。

白羽差点被它这怂样气死,狠狠剜了狮子一眼,心说你等我去莫尔顿家的,不整治得你赔礼道歉我叫你爹。

“西崽是个很乖的宝宝。”

迟星牧一句话又把狮子夸自闭了,夹着尾巴跟在迟星牧身后,就是不肯看白羽一眼,气得白羽拿眼睛瞪它。

两人走出厨房,门外还站着个全副武装的黑衣男,迟星牧看着眼熟,心说这不是之前监控里看见那两个人么,把头套摘了差点没认出来。

“迟先生你好。”黑衣男伸手,发现迟星牧端着汤盆没法握手,顿了下改口:“我帮你端吧。”

“不用不用,办公室就在隔壁。”

迟星牧听着声音有些耳熟,问:“我们之前是不是联系过?”

黑衣男笑道:“迟先生好记性,我是白羽的助理,昨天刚给你打过电话。”

迟星牧恍然:“我就说这声音听着耳熟,原来是白先生的助理,失敬失敬,您这边请。”

他说着,想起身边另一个人,既然这穿黑衣的是白羽的助理,而且这穿白衣服的裹得比助理还严,那八成就是:“白先生?”

白羽笑着点头:“我是白羽。”

迟星牧手忙脚乱,饶是有些心理准备,还是惊了一下,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明星,而且人家离自己这么近还没认出来也太尴尬了,道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眼拙没有认出来,哎,你看这,我应该跟您握个手的,实在太失礼了。”

“我来之前化了妆,认不出来是正常的。”白羽好声好气道,一点没有明星的架子,至于握手什么的,如果不是怕自己表现的太热情让迟星牧起疑,白羽都恨不得自己上去帮他端着食盆,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因为这句话,迟星牧对他还挺有好感,赶紧带他们往办公室走。

进了办公室,迟星牧先把汤盆放下,让西崽自己过来吃饭,然后起身,正式和白羽两人打了个招呼,三个人坐在沙发上寒暄几句,迟星牧看场子热的差不多了,问白羽:“白先生,我听说您前两天还在别的星球开演唱会,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,不知道您今天过来是……”

迟星牧这句话问的很有技巧,一方面解释了自己没有认出白羽的原因,一方面暗示白羽直接说出来意,他自己不喜欢那些场面上的弯弯绕绕,没想到白羽比他还要直接,上来就是一句:“迟先生,不知道您这里还招人吗?”

“啊?”

一个当红歌星,问动物园里还招人吗,这是想到动物园里体验生活?要只是玩玩还好,还能给动物园吸引一波流量,怕就怕他哪天想不开,真在动物园里不走了,再搞个退圈什么的……自己这小动物园恐怕都不够歌迷们一脚踩的。

迟星牧蹙起眉头,目光在白羽和助理脸上来回移动,脸色古怪,语气也很古怪:“白先生你……”

他顿了顿,觉得这想法非常荒谬,但看白羽那认真且严肃的表情,还是咬牙问了出来:“白先生你想来我们动物园打工?”

作者有话要说

猜猜是谁要来动物园~

掐指一算,我还有三天放假,这三天赶工会有些忙,我尽量多更新,等回家以后给你们大杯补上~

羞。”迟星牧解释了句,麻利地忙碌起来,连肉带汤七八斤重的大锅,被他轻轻松松端下灶台,西崽睡醒后吃了点东西,现在还不算饿,迟星牧捞了三四块大肉装进盆子,又开始一勺一勺地舀汤:“这顿咱们吃清淡点,给你捞了点山笋和小蘑菇,都是咱们动物园里种的,吃着对身体可好了。”()?()

“还有这汤,我炖了快半个小时,精华都在汤里,慢点吃,不许剩,好么?”()?()

迟星牧说一句,狮子就低低地应一声,好像能听懂似的,这一幕在外人看来可能会很滑稽,但在白羽眼里,如果能让这一幕继续下去,他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。()?()

想到黄鹂记忆里的画面,白羽眼眶湿润,又在迟星牧看过来之前迅速擦掉,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,道:“你们的感情真好。”

★晗煜夙染提醒您《开动物园后我成了星际万人迷》第一时间在[]更新,记住[(.)]★?★%?%?★

()?()

好得让他这个竹马,都忍不住有些嫉妒。

果然,他这边话音刚落,狮子的背影僵住,有些心虚地回头过来,对上白羽的眼睛的瞬间歘得扭回,尾巴在地上心虚地扒拉一阵,圈住自己的爪爪。

白羽差点被它这怂样气死,狠狠剜了狮子一眼,心说你等我去莫尔顿家的,不整治得你赔礼道歉我叫你爹。

“西崽是个很乖的宝宝。”

迟星牧一句话又把狮子夸自闭了,夹着尾巴跟在迟星牧身后,就是不肯看白羽一眼,气得白羽拿眼睛瞪它。

两人走出厨房,门外还站着个全副武装的黑衣男,迟星牧看着眼熟,心说这不是之前监控里看见那两个人么,把头套摘了差点没认出来。

“迟先生你好。”黑衣男伸手,发现迟星牧端着汤盆没法握手,顿了下改口:“我帮你端吧。”

“不用不用,办公室就在隔壁。”

迟星牧听着声音有些耳熟,问:“我们之前是不是联系过?”

黑衣男笑道:“迟先生好记性,我是白羽的助理,昨天刚给你打过电话。”

迟星牧恍然:“我就说这声音听着耳熟,原来是白先生的助理,失敬失敬,您这边请。”

他说着,想起身边另一个人,既然这穿黑衣的是白羽的助理,而且这穿白衣服的裹得比助理还严,那八成就是:“白先生?”

白羽笑着点头:“我是白羽。”

迟星牧手忙脚乱,饶是有些心理准备,还是惊了一下,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明星,而且人家离自己这么近还没认出来也太尴尬了,道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眼拙没有认出来,哎,你看这,我应该跟您握个手的,实在太失礼了。”

“我来之前化了妆,认不出来是正常的。”白羽好声好气道,一点没有明星的架子,至于握手什么的,如果不是怕自己表现的太热情让迟星牧起疑,白羽都恨不得自己上去帮他端着食盆,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因为这句话,迟星牧对他还挺有好感,赶紧带他们往办公室走。

进了办公室,迟星牧先把汤盆放下,让西崽自己过来吃饭,然后起身,正式和白羽两人打了个招呼,三个人坐在沙发上寒暄几句,迟星牧看场子热的差不多了,问白羽:“白先生,我听说您前两天还在别的星球开演唱会,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,不知道您今天过来是……”

迟星牧这句话问的很有技巧,一方面解释了自己没有认出白羽的原因,一方面暗示白羽直接说出来意,他自己不喜欢那些场面上的弯弯绕绕,没想到白羽比他还要直接,上来就是一句:“迟先生,不知道您这里还招人吗?”

“啊?”

一个当红歌星,问动物园里还招人吗,这是想到动物园里体验生活?要只是玩玩还好,还能给动物园吸引一波流量,怕就怕他哪天想不开,真在动物园里不走了,再搞个退圈什么的……自己这小动物园恐怕都不够歌迷们一脚踩的。

迟星牧蹙起眉头,目光在白羽和助理脸上来回移动,脸色古怪,语气也很古怪:“白先生你……”

他顿了顿,觉得这想法非常荒谬,但看白羽那认真且严肃的表情,还是咬牙问了出来:“白先生你想来我们动物园打工?”

作者有话要说

猜猜是谁要来动物园~

掐指一算,我还有三天放假,这三天赶工会有些忙,我尽量多更新,等回家以后给你们大杯补上~

羞。”迟星牧解释了句,麻利地忙碌起来,连肉带汤七八斤重的大锅,被他轻轻松松端下灶台,西崽睡醒后吃了点东西,现在还不算饿,迟星牧捞了三四块大肉装进盆子,又开始一勺一勺地舀汤:“这顿咱们吃清淡点,给你捞了点山笋和小蘑菇,都是咱们动物园里种的,吃着对身体可好了。”

“还有这汤,我炖了快半个小时,精华都在汤里,慢点吃,不许剩,好么?”

迟星牧说一句,狮子就低低地应一声,好像能听懂似的,这一幕在外人看来可能会很滑稽,但在白羽眼里,如果能让这一幕继续下去,他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。

想到黄鹂记忆里的画面,白羽眼眶湿润,又在迟星牧看过来之前迅速擦掉,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,道:“你们的感情真好。”

好得让他这个竹马,都忍不住有些嫉妒。

果然,他这边话音刚落,狮子的背影僵住,有些心虚地回头过来,对上白羽的眼睛的瞬间歘得扭回,尾巴在地上心虚地扒拉一阵,圈住自己的爪爪。

白羽差点被它这怂样气死,狠狠剜了狮子一眼,心说你等我去莫尔顿家的,不整治得你赔礼道歉我叫你爹。

“西崽是个很乖的宝宝。”

迟星牧一句话又把狮子夸自闭了,夹着尾巴跟在迟星牧身后,就是不肯看白羽一眼,气得白羽拿眼睛瞪它。

两人走出厨房,门外还站着个全副武装的黑衣男,迟星牧看着眼熟,心说这不是之前监控里看见那两个人么,把头套摘了差点没认出来。

“迟先生你好。”黑衣男伸手,发现迟星牧端着汤盆没法握手,顿了下改口:“我帮你端吧。”

“不用不用,办公室就在隔壁。”

迟星牧听着声音有些耳熟,问:“我们之前是不是联系过?”

黑衣男笑道:“迟先生好记性,我是白羽的助理,昨天刚给你打过电话。”

迟星牧恍然:“我就说这声音听着耳熟,原来是白先生的助理,失敬失敬,您这边请。”

他说着,想起身边另一个人,既然这穿黑衣的是白羽的助理,而且这穿白衣服的裹得比助理还严,那八成就是:“白先生?”

白羽笑着点头:“我是白羽。”

迟星牧手忙脚乱,饶是有些心理准备,还是惊了一下,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明星,而且人家离自己这么近还没认出来也太尴尬了,道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眼拙没有认出来,哎,你看这,我应该跟您握个手的,实在太失礼了。”

“我来之前化了妆,认不出来是正常的。”白羽好声好气道,一点没有明星的架子,至于握手什么的,如果不是怕自己表现的太热情让迟星牧起疑,白羽都恨不得自己上去帮他端着食盆,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因为这句话,迟星牧对他还挺有好感,赶紧带他们往办公室走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