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兰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兰兰文学 > 邪神竟是我自己 > 第 101 章 喜悦,救生的喜悦

第 101 章 喜悦,救生的喜悦

仪式阵绘制步骤——

画好圆圈后,做两条经过圆心的辅助线,这两条辅助线要互相垂直。

再将一条辅助线在圆圈内的线段四等分,标记好四等分的点,再标记另一条辅助线和圆圈交叉的两个点。

用两条对称的弧线,连接圆心之外的标记点。

最后,再以圆心为中心,画一个上下缘和两道弧线相擦的小圆。

如此一来,一个圆圈里的简笔眼睛图案,就画好了。

这就是林自己设计的镜中瞳领域仪式通用基础版1.0,非常简单,老少皆宜。

可光是画好,并不能让这个仪式阵能投入使用。

仪式阵的图案不能有误差,墨水更不能随便。

但这些出逃奴隶能上哪里找墨水?宰一只墨鱼吗?

林最后选择了珍珠粉。

不掺水,也不掺入任何液体或杂质,就是粉末本身。

将纸张对折,中间放上珍珠粉,然后沿着画好的仪式阵图案,将晶莹的粉末细细地倾泻。

哪怕是正式的仪式师,用这种材料画仪式阵,也会感到困难。

盼露还不知镜中瞳给她上了难度,她缓缓将珍珠粉抖出,紧张到忘记了呼吸。

于是,在她抵达自己的憋气极限时,她控制不住地深吸了一口气。

呼,她面前的珍珠粉全部吹散了。

就在旁边看着她的其他人,纷纷倒吸一口凉气。

尤其是大小眼这笨蛋小孩,他趴在距离圆圈很近的地方,目不转睛盯着盼露的动作,所以他倒抽一口气时,又吹开了粉线的另一段。

众人没想到还会有次生灾害的,顿时全都屏住呼吸。

过了十几秒,代表人类活动的呼吸声,才重新响起在洞窟中。

大小眼的父亲一脸歉意地上来把孩子抱走,扒开孩子身上唯一一件蔽体的短裤就开揍。

大小眼哇啊哇啊的哭声里,趴在地上的女松鼠人,失去了动作的力气。

她感觉浑身发软,却还是努力站起来,小心地将盛了珍珠粉的纸张放好,才拿起一边的破布头,去擦跑到圆线外的珍珠粉。

这些被抹布擦掉的珍珠粉,肯定不能用了。从仪式学上说,作为墨水,它们已经被污染。

重新整理干净仪式阵的阵基后,盼露看向所剩分量不多的珍珠粉,先去洗了手,回来重新趴下,然后才拿起盛有珍珠粉的纸张。

如果再出错一次,今天的仪式实验,就要提前宣告结束了。

而要进行下一次实验,恐怕得等到礼拜四,甚至礼拜五。

毕竟在这里,可没有途径去购买珍珠。

不,想在城市里买到真珍珠,可能比藏身洞穴里的人出去挖贝壳更困难。

珍珠是比许多高品质宝石还要罕见的奢侈品,因为天然珍珠的光泽难以长时间保持,几十年就会黯淡甚至粉碎,反而让它得到了“消逝之美”

的称赞,受到了富人们的追捧。

天然珍珠的价格比黄金更高,要是在城市里,盼露哪有能

力弄到珍珠粉来画仪式阵?

当然()?(),

珍珠比黄金缺稀()?(),

也有孕育珍珠的蚌类()?(),

在城市乃至城市周边☉()?☉$?$?☉()?(),

很难存活的缘故。

相比之下,暗海之洞周围,无论是蚌类还是珍珠,都要常见许多。

因为和家人赌气,出走离开了城市,结果被邪神信徒抓到的叛逆逃课少女,原本是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的。

但五年后的她,现在的她,倒是知道了暗海之洞周围蚌类很多的原因。

暗海之洞周边的海水更营养。

蚌类是靠海水中的营养维生的。

它们出产的天然珍珠,价格如此昂贵,更是有邪神信徒在炒作的缘故。

暗海之洞是唯一能拿出大批珍珠的地方,很多时候,邪神信徒进行交易,以及向城市官员行贿,都是用的珍珠。

但暗海之洞的管理者们大概想不到,他们对蚌类的放养培育,会让出逃的奴隶们,得到第一批真正能利用的资源。

蚌肉能吃,蚌壳可以磨制当工具,珍珠更是指向镜中瞳的圣物,怎么会有这么万能的东西?

如果不是出逃奴隶们采集蚌类的难度太大,想要得到大量蚌类,需要摩西祭司亲自采集,盼露还能更喜欢它们一点。

早上盼露是这么想的。

现在盼露拿着珍珠粉,压力重重。

明明从蚌肉里剥出了那么多珍珠,为什么研磨成粉之后,却只有这么小小一捧?

花了两天时间,才得到这么小小一捧,想要再搜集到这个份量,可能又要等个两三天。

但盼露绝不愿,她不愿再等。

女松鼠人咬了咬牙,将对折纸张的一端,慢慢伸向断开的粉线。

她提醒自己记得呼吸,但不要呼吸太大,还有,要竭力保持着平缓的心跳,免得手抖,然后再次将珍珠粉,沿着圈线抖落。

她很快补好了断开的粉线,但完全不敢松气,哪怕膝盖疼痛,也继续趴在地上,去续上粉线的另一端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女松鼠人终于完成了整个阵图,站起。

立刻有一个女人轻手轻脚地过来,帮盼露擦掉了汗。

她们都很小心,不让自己动作影响到阵圏。

搽完汗后,盼露看向人群之中,看向正听着一个人诉苦的摩西祭司。

“还行。”摩西道。

出逃奴隶们发出了小小的欢呼声,欢呼声的音量,以不会影响到阵圏为前提。

盼露没有欢呼,她问:“然后呢?”

摩西祭司做出了侧耳倾听的姿态,片刻后回答:“将指向主的仪式材料,也就是我们留下的那颗最大的珍珠,放在圆圈中心。”

盼露咽下一口唾沫,抬起手,旁边立刻有人将擦拭得很干净的一枚瞳仁大珍珠,放进她手里。

握住珍珠,她小心翼翼地跨过阵圏,将珍珠放在自制圆规戳出的圆心上。

放下后她看向摩西祭司,见蓝卷发美人鱼朝她点了点头,她才更小心地退出仪式阵范围。

“接、接下来?”

越靠近

仪式完成,越紧张的盼露,结巴了。

?想看宁世久写的《邪神竟是我自己》第 101 章 喜悦,救生的喜悦吗?请记住.的域名[(.)]???_?_??

()?()

摩西又倾听片刻,道:“先等一会儿。”()?()

先等一会儿,林要在他那边完成一个仪式。()?()

尖晶市三层,绿陶泥街a12号,102室,拉上了窗帘的书房。()?()

蒙眼的仪式师,将一面布铺开在地上,上面是提前画好了的仪式阵。

他取下挂在脖子上的红宝石吊坠,将它放在仪式阵的中心,又拿出一根银针,往自己的食指指尖轻轻一扎。

血珠冒出来,林跪在仪式阵中,用血在红宝石下方画了一根横线。

画好后他的手并未抬起,就这么按在横线的末端,开始低声诵念。

“源血之母,生命之母,人类之母……”

仪式阵中心的红宝石,随着林的诵念,泛起流动的波光。

“……血从我体内流出,泪从您体内流出,这慈悲落于我身,消弭我的痛苦……”

闪烁于红宝石上的波光,在起伏的声音中凝固。

它凝固而出的形状,是一滴泪水的形状,又或者是一滴鲜血的形状?

林念完全部的祷词,仪式阵中心的红宝石,已经成为一枚拥有治愈能力的红宝石。

他没有起身,依然跪在仪式阵中,只捏着细绳,将红宝石提起,朝向仪式阵对面,树立摆在地上的镜子。

红宝石和泪珠般的光,映入镜中。

一同映入的,还有镜中瞳。

神国中,林看着那一抹红光,低声道:“我都做了这么多了,还让他们在去往蓝宝市的前夕病死,未免有点问题。

“源血之母啊,若你认为这是亵渎,也请在救完人后再追杀我。”

熟练地做了一通道德绑架,林去感受自己寄托在红宝石上的情感。

这枚红宝石吊坠,并非来自审判庭的配给,而是他考得仪式系年纪第一后,赫果主任做主给他的奖学金的一部分。

差点卖掉,但最后还是没卖。

仪式材料,哪怕是宝石类的仪式材料,也是消耗品。当年的林大概想不到,它能在他身边保留这么久。

“再一次,”现实中,林对它道,“亲爱的,再救一个人吧。”

“高兴,纠结,”神国中,镜中瞳对它说,“怀念,紧张,恐惧,喜悦……”

林一一分辨寄托其上的感情,当他念出最后一份情感的名字,红光突然于他手中凝固。

喜悦,救生的喜悦。

它即是镜中的红宝石。

林捧着它,离开自家那面镜子,来到藏身洞穴的一处镜面前。

他看到了等待的人群,紧张的盼露,以及卧躺在仪式阵不远处的一个男人。

经过林费了老大劲的指路后,雪爪昨天成功带着匕首上的剑岚,回到藏身洞穴。

一起被她带回来的,还有在林引导下,从邪神信徒那儿偷到的超凡药物。

比不上血疗针,但花之牧者的秘制草药,几乎能和炼金术师出品的炼金药剂相比。

经过秘制草药的治疗,藏身洞穴“医院”里的四个病人,有三个已经快能出院,剩下的一个却依旧高烧不退,口吐白沫,出现抽搐的症状。

到了这种地步,哪怕拿着神秘学草药,一群不懂医的人也无从下手。

想要挽救他如风中残烛性命,需要更大的奇迹。

比如血肉医生的法术。

比如源血之母领域的一些中型仪式。

盼露看到了摩西朝她点头。

她立刻张嘴,几乎是将背了一天的这段祷词,从脑子里往外倾到。

盼露道:

“镜中瞳!心灵主宰,梦境之王,请看着我——”

作者有话要说

看着自己写的情节

看着明日方舟这次的活动

陷入深思

宁世久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: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仪式完成,越紧张的盼露,结巴了。()?()

摩西又倾听片刻,道:“先等一会儿。”()?()

先等一会儿,林要在他那边完成一个仪式。()?()

尖晶市三层,绿陶泥街a12号,102室,拉上了窗帘的书房。

◤想看宁世久写的《邪神竟是我自己》第 101 章 喜悦,救生的喜悦吗?请记住.的域名[(.)]◤?◤♂?♂?◤

()?()

蒙眼的仪式师,将一面布铺开在地上,上面是提前画好了的仪式阵。

他取下挂在脖子上的红宝石吊坠,将它放在仪式阵的中心,又拿出一根银针,往自己的食指指尖轻轻一扎。

血珠冒出来,林跪在仪式阵中,用血在红宝石下方画了一根横线。

画好后他的手并未抬起,就这么按在横线的末端,开始低声诵念。

“源血之母,生命之母,人类之母……”

仪式阵中心的红宝石,随着林的诵念,泛起流动的波光。

“……血从我体内流出,泪从您体内流出,这慈悲落于我身,消弭我的痛苦……”

闪烁于红宝石上的波光,在起伏的声音中凝固。

它凝固而出的形状,是一滴泪水的形状,又或者是一滴鲜血的形状?

林念完全部的祷词,仪式阵中心的红宝石,已经成为一枚拥有治愈能力的红宝石。

他没有起身,依然跪在仪式阵中,只捏着细绳,将红宝石提起,朝向仪式阵对面,树立摆在地上的镜子。

红宝石和泪珠般的光,映入镜中。

一同映入的,还有镜中瞳。

神国中,林看着那一抹红光,低声道:“我都做了这么多了,还让他们在去往蓝宝市的前夕病死,未免有点问题。

“源血之母啊,若你认为这是亵渎,也请在救完人后再追杀我。”

熟练地做了一通道德绑架,林去感受自己寄托在红宝石上的情感。

这枚红宝石吊坠,并非来自审判庭的配给,而是他考得仪式系年纪第一后,赫果主任做主给他的奖学金的一部分。

差点卖掉,但最后还是没卖。

仪式材料,哪怕是宝石类的仪式材料,也是消耗品。当年的林大概想不到,它能在他身边保留这么久。

“再一次,”现实中,林对它道,“亲爱的,再救一个人吧。”

“高兴,纠结,”神国中,镜中瞳对它说,“怀念,紧张,恐惧,喜悦……”

林一一分辨寄托其上的感情,当他念出最后一份情感的名字,红光突然于他手中凝固。

喜悦,救生的喜悦。

它即是镜中的红宝石。

林捧着它,离开自家那面镜子,来到藏身洞穴的一处镜面前。

他看到了等待的人群,紧张的盼露,以及卧躺在仪式阵不远处的一个男人。

经过林费了老大劲的指路后,雪爪昨天成功带着匕首上的剑岚,回到藏身洞穴。

一起被她带回来的,还有在林引导下,从邪神信徒那儿偷到的超凡药物。

比不上血疗针,但花之牧者的秘制草药,几乎能和炼金术师出品的炼金药剂相比。

经过秘制草药的治疗,藏身洞穴“医院”里的四个病人,有三个已经快能出院,剩下的一个却依旧高烧不退,口吐白沫,出现抽搐的症状。

到了这种地步,哪怕拿着神秘学草药,一群不懂医的人也无从下手。

想要挽救他如风中残烛性命,需要更大的奇迹。

比如血肉医生的法术。

比如源血之母领域的一些中型仪式。

盼露看到了摩西朝她点头。

她立刻张嘴,几乎是将背了一天的这段祷词,从脑子里往外倾到。

盼露道:

“镜中瞳!心灵主宰,梦境之王,请看着我——”

作者有话要说

看着自己写的情节

看着明日方舟这次的活动

陷入深思

宁世久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: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仪式完成,越紧张的盼露,结巴了。

摩西又倾听片刻,道:“先等一会儿。”

先等一会儿,林要在他那边完成一个仪式。

尖晶市三层,绿陶泥街a12号,102室,拉上了窗帘的书房。

蒙眼的仪式师,将一面布铺开在地上,上面是提前画好了的仪式阵。

他取下挂在脖子上的红宝石吊坠,将它放在仪式阵的中心,又拿出一根银针,往自己的食指指尖轻轻一扎。

血珠冒出来,林跪在仪式阵中,用血在红宝石下方画了一根横线。

画好后他的手并未抬起,就这么按在横线的末端,开始低声诵念。

“源血之母,生命之母,人类之母……”

仪式阵中心的红宝石,随着林的诵念,泛起流动的波光。

“……血从我体内流出,泪从您体内流出,这慈悲落于我身,消弭我的痛苦……”

闪烁于红宝石上的波光,在起伏的声音中凝固。

它凝固而出的形状,是一滴泪水的形状,又或者是一滴鲜血的形状?

林念完全部的祷词,仪式阵中心的红宝石,已经成为一枚拥有治愈能力的红宝石。

他没有起身,依然跪在仪式阵中,只捏着细绳,将红宝石提起,朝向仪式阵对面,树立摆在地上的镜子。

红宝石和泪珠般的光,映入镜中。

一同映入的,还有镜中瞳。

神国中,林看着那一抹红光,低声道:“我都做了这么多了,还让他们在去往蓝宝市的前夕病死,未免有点问题。

“源血之母啊,若你认为这是亵渎,也请在救完人后再追杀我。”

熟练地做了一通道德绑架,林去感受自己寄托在红宝石上的情感。

这枚红宝石吊坠,并非来自审判庭的配给,而是他考得仪式系年纪第一后,赫果主任做主给他的奖学金的一部分。

差点卖掉,但最后还是没卖。

仪式材料,哪怕是宝石类的仪式材料,也是消耗品。当年的林大概想不到,它能在他身边保留这么久。

“再一次,”现实中,林对它道,“亲爱的,再救一个人吧。”

“高兴,纠结,”神国中,镜中瞳对它说,“怀念,紧张,恐惧,喜悦……”

林一一分辨寄托其上的感情,当他念出最后一份情感的名字,红光突然于他手中凝固。

喜悦,救生的喜悦。

它即是镜中的红宝石。

林捧着它,离开自家那面镜子,来到藏身洞穴的一处镜面前。

他看到了等待的人群,紧张的盼露,以及卧躺在仪式阵不远处的一个男人。

经过林费了老大劲的指路后,雪爪昨天成功带着匕首上的剑岚,回到藏身洞穴。

一起被她带回来的,还有在林引导下,从邪神信徒那儿偷到的超凡药物。

比不上血疗针,但花之牧者的秘制草药,几乎能和炼金术师出品的炼金药剂相比。

经过秘制草药的治疗,藏身洞穴“医院”里的四个病人,有三个已经快能出院,剩下的一个却依旧高烧不退,口吐白沫,出现抽搐的症状。

到了这种地步,哪怕拿着神秘学草药,一群不懂医的人也无从下手。

想要挽救他如风中残烛性命,需要更大的奇迹。

比如血肉医生的法术。

比如源血之母领域的一些中型仪式。

盼露看到了摩西朝她点头。

她立刻张嘴,几乎是将背了一天的这段祷词,从脑子里往外倾到。

盼露道:

“镜中瞳!心灵主宰,梦境之王,请看着我——”

作者有话要说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